当前位置: 主页 > 临床资料 > 泌尿科 >

复方黄柏液涂剂保留灌肠治疗ⅢA型前列腺炎临床观察

编辑:山东汉方市场部 发布时间:2018-09-26 阅读:
复方黄柏液涂剂保留灌肠治疗ⅢA型前列腺炎临床观察
 
祝海,翁博文,赵海军,邓军,张晏,李墨农,吴帅,王鹏,綦海燕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青岛市市立医院)
 
 
论文简介:
 
Ⅲ型前列腺炎,又称慢性前列腺炎/慢性骨盆疼痛综合征,主要表现为长期、反复的骨盆区域疼痛或不适,常持续3个月以上,可伴有不同程度的异常和性功能障碍。Ⅲ型前列腺炎分为Ⅲ A型(炎症型)和Ⅲ B型2种亚型。目前常用的治疗方法有抗生素等药物治疗、生物反馈疗法、前列腺注射治疗、前列腺按摩等,但临床疗效欠佳。Ⅲ型前列腺炎属中医学“白浊”、“精浊”、“劳淋”等范畴。中医中药治疗该病有一定的优势。本研究应用复方黄柏液涂剂灌肠治疗Ⅲ型前列腺炎,疗效满意,现报道如下。
 
材料与方法
 
1临床资料
 
1. 1诊断标准
 
①长期、反复的会阴部、外生殖器区、下腹部坠胀疼痛,病程超过3个月;部分患者可伴有尿频、尿急、尿痛、尿不尽等排尿症状及勃起功能障碍、早泄等性功能障碍。②前列腺液镜检:白细胞计数升高。③EPS细菌培养阴性。同时具备以上3项者诊断为ⅢA型前列腺炎。
 
1. 2纳入标准
 
①年龄20~60岁,符合Ⅲ型前列腺炎的诊断标准,且病程在3个月~10年者。②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慢性前列腺炎症状指数(NIH-CPSI)总评分≥1分。③排除急、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④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 3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7月—2016年6月我院泌尿男科门诊收治的420例Ⅲ A型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年龄28~56岁,平均(36.7±4.6)岁;病程5个月~10年,平均(3.9±1.1)年。将其以完全随机化原则随机分成:3组:口服药物组、西药直肠给药组及中药直肠给药组,每组140例。治疗前,3组患者的年龄、病程、NIH-CPSI评分无统计学差异(P>0.05)。
 
2治疗方法
 
3组患者在治疗期间禁酒、忌食辛辣刺激性食物,避免活动过度或久坐,同时保持适度及规律的性生活。口服药物组每晚睡前口服盐酸坦洛新缓释胶囊[安斯泰来制药(中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00681;规格:每粒0.2mg,每盒10粒],每日0.2mg,连服21d。西药直肠给药组给予康列舒纳米银抗菌凝胶(河南英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豫食药监械(准)字2006第264015,规格:每支3mL),肛门给药;用法:每晚用药前清洗肛门周围,将给药器前端的前盖取下,给药器后端作为助推杆,采用下蹲式(或仰卧式,仰卧式要双腿屈起),身体放松,轻推给药器推杆,将少许凝胶推出涂于肛门口处,作为润滑剂,将给药器缓慢插入肛门深处约5~7公分,然后轻推推杆把纳米银凝胶完全推入肛门深处,每日1支,连用21d。中药直肠给药组给予复方黄柏液涂剂(山东汉方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规格:每瓶150mL,批号:1503191),保留灌肠;用法:每晚用药前清洗肛门周围,患者排便后取侧卧位,将肛导管插入肛门约10~15cm,缓慢滴入药液,卧床30min,药液保留至少2h以上,每日灌肠1次。连用21d。
 
3疗效观察
 
3组患者均于治疗前、治疗第3周末测定以下指标。
 
2. 1NIH-CPSI评分
 
分为疼痛不适评分、排尿症状评分、生活质量评分、总评分。
 
3.2EPS常规白细胞计数量化评分标准:
 
0分:WBC0~9/HP;1分:WBC10~19/HP;2分:WBC20~39/HP;3分:WBC≥40/HP。
 
3.3疗效标准
 
根据《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中相关疗效评价标准。①治愈:临床症状、体征基本消失,EPS常规显示WBC正常,前列腺压痛消失,质地接近正常。②显效:临床症状、体征明显改善,EPS常规显示WBC至少连续较前降低≥60%。③有效:临床症状、体征有所改善,EPS镜检显示WBC较前降低≥40%。④无效:临床症状、体征及EPS镜检较治疗前无变化,甚至加重。总有效率=(治愈+显效+有效)例数/患者总数×100%。
 
4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13.0软件对所有实验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表示,各组内比较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各组间资料应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组间两两比较采用S-N-K法。疗效比较采用卡方检验。P<0.05为有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结果
 
治疗期间,口服药物组有2例未完成疗程;西药直肠给药组有3例未完成疗程;中药直肠给药组有2例未完成疗程。上述3组未完成疗程者均因时间问题不能继续治疗而退出。3组患者治疗过程中及疗程结束后均未见明显不良反应。
 
1 3组治疗前后NIH-CPSI评分比较
 
治疗前,3组患者NIH-CPSI评分无显著性差异(P>0.05)。治疗后,口服药物组、西药直肠给药组和中药直肠给药组患者NIH-CPSI评分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分别为P<0.05,P<0.05,P<0.01)。其中,中药直肠给药组改善更为显著,优于口服药物组及西药直肠给药组(P<0.05),见表1。
 
表1 3组患者治疗前后NIH-CPSI总评分比较
 
2 3组治疗前后EPS常规白细胞计数量化评分比较
 
治疗前,3组患者EPS常规白细胞计数无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口服药物组、西药直肠给药组和中药直肠给药组患者EPS常规白细胞计数量化评分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分别为P<0.05,P<0.05,P<0.01)。其中,中药直肠给药组改善更为显著,优于口服药物组及西药直肠给药组(P<0.05),见表2。
 
表2 3组患者治疗前后EPS常规白细胞计数量化评分比较
 
3 3组治疗前后疗效比较
 
口服药物组治愈19例,显效46例,有效38例,无效35例,总有效率为74.6%。西药直肠给药组治愈24例,显效47例,有效38例,无效28例,总有效率为79.6%。中药直肠给药组治愈46例,显效68例,有效20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为97.1%。中药直肠给药组总有效率明显优于西药直肠给药组和口服药物组(P<0.01)。
 
讨论
 
前列腺炎是成年男性的常见疾病。由于前列腺炎病因与临床症状的复杂多样性,使临床医生在诊治过程中颇感棘手。现代医学认为,Ⅲ型前列腺炎发病机制可能由一个始动因素引起或是开始即是多因素的,主要为病原体感染、炎症、免疫、神经内分泌、心理异常等参与的病理变化,导致以尿道刺激症状和慢性盆腔疼痛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疾病。针对某一因素的单一治疗方法,虽能缓解症状,但极易反复,且西药长期口服后不良反应明显,导致本病的治疗长期困扰患者与临床医生。而由于中医药治疗方法具有多途径、多靶点、多环节的作用特点,通过整体调治、辨证论治和对证施药,能起到全面综合的治疗效果。

前列腺具有独特的解剖结构特点。前列腺周围有一层较厚的的类脂质包膜,类似“血脑生理屏障”,是阻碍血浆内离子性药物向前列腺液内渗透的“血浆-前列腺液屏障”。因此,常规的口服与静脉给药以及常见的抗生素等非脂溶性药物很难透过此包膜并维持前列腺内较高的药物浓度。而直肠给药途径可以充分利用前列腺的特殊解剖结构,取得良好疗效。由于直肠下段的痔静脉丛与前列腺周围静脉丛之间通过2~6条痔生殖静脉交通,通过这些交通支使直肠静脉的回流血液单向运输至前列腺周围静脉丛,同时前列腺周围淋巴网与直肠淋巴网有丰富交通。林成仁等用同位素示踪法研究中药在大鼠体内的吸收与分布时发现,药物经直肠给药后5min即可在前列腺中检测到放射性,且前列腺组织中药物的放射性均高于其他器官。说明中药直肠给药途径可以明显提高前列腺组织内的药物浓度,对前列腺炎与前列腺增生的治疗可能有特殊意义。同时,药物不经过肝脏的直接吸收,避免了肝脏的首过效应,从而提高了药物的生物利用度。这些特点均为直肠吸收药物在前列腺周围形成高浓度聚集提供了必要的解剖学条件,而且保留灌肠药温在39℃~41℃,可使腺体及其周围血管扩张,有利于腺体对药物的吸收,促进腺体组织炎症的消散。国内同类研究也证实了直肠给药优于口服治疗慢性前列腺炎。

中医学历代文献中无前列腺炎病名,临床常将本病归于“白浊”、“精浊”、“劳淋”等范畴。中医认为本病多由生活不当、感受毒邪、脾肾素虚、七情内伤等因素导致。湿、热、虚、瘀是本病的主要病理因素,治疗以清热解毒、利湿泄浊、活血化瘀为原则。研究证明,中医药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有独到之处,特别是在改善患者的疗效和免疫功能等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和潜力。复方黄柏液为纯中药制剂,主要成分为连翘、黄柏、金银花、蒲公英、蜈蚣。方中金银花、蒲公英清热解毒,消肿散结;黄柏性味苦寒,有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之功效;蜈蚣具有攻毒散结,通络活血的作用。诸药合用,共奏清热解毒、利湿祛瘀、活血散结之功。复方黄柏液为外用水剂,接近机体内环境,吸收快,作用强。通过直肠给药途径使药液通过直肠黏膜充分吸收,直达病变部位,起到了调整前列腺内血流动力学紊乱、改善微循环及杀菌排毒的作用。

本研究结果显示,复方黄柏液涂剂直肠给药可显著降低Ⅲ A型前列腺炎患者的NIH-CPSI评分、EPS常规白细胞计数,疗效明显优于口服药物组与西药直肠给药组。说明复方黄柏液涂剂直肠给药能迅速有效地缓解前列腺炎患者临床症状,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且无明显不良反应,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点击以下链接,可直接下载论文
复方黄柏液涂剂保留灌肠治疗ⅢA型前列腺炎临床观察